初光

我没有办法回到过去,也没有勇气面对现在

这游戏可以杀队友吗(和善的微笑)


赛后丑爷还问我:开局三倒爽不爽


嘤嘤嘤😫





(学了几年素描画得好垃圾啊)

有一群皮皮队友是什么感觉

就今天早上的事,我医生匹配到湖景村。开局我就先去修机。大概修了一台多,然后我就说不对啊,为什么开局快三分钟了机子动也不动。我开完机子就摸了个傀儡。这段时间空军小姐姐反复上椅救下来,上椅救下来。后来还是飞了。我一看,好啊,感情这仨一路开箱子就围着靓仔转,机子摸都没摸一下。剩下的绿师和皮皮善都残了,然后我就敢过去,把他们都摸起来治好,还用傀儡救人。我都不知道打了多少个专心破译,结果人家鸟都不鸟我,满头乌鸦全场乱窜。我一个可怜的小医生又要躲鬼又要开机,我一个人破译加起来500多了。后来没队友帮忙,二级靓仔轻轻松松把我绑了,也没见谁来救我。

心态爆炸🙃

发现了一个不知道伏笔还是什么


当年wwx说你做家主我做你的下属,我就奇怪为什么非要说像他们父亲一样。

后来才发现,哦因为魏长泽曾经也为了所谓“爱情”背叛了江家

估计没人记得我了

我胡汉三又回来了!新地图不认路啊啊啊啊,有没有地图啊

花落(上)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叫魏婴,字无羡。世人皆称我夷陵老祖

别看我现在这副模样,遥想当年,可真真是那个叱刹风云风华绝代,试问普天之下谁人能敌

我记得,我死了

啊,后来又活了

具体死了有多久,我也不记得

恍恍惚惚间,整个人像是在水中浮沉

再次醒来时,是在一片湿热的泥土中。阴暗而温暖,还挺舒服的

我使了使劲儿,把头钻出来,终于看见了天空。

等等

好像有点不对劲

说起来你可能不信,当年鼎鼎大名的魔道祖师魏无羡,重生成了...

一棵树

嗯,这种事情嘛,我也不想发生的。可他既然发生了,也就只有这样了

但愿我不会被踩死

然后刚刚发芽的我,就看见了一张放大的脸

江宗主最近有些苦恼

那天,天气很好,晴空万里白云飘飘空气清新景色宜人

他正坐在院子里批折子

正如批得痴如醉状如疯狂之时

他那两三岁的小外甥

金家的大小姐(划掉)小公子就跑了进来

“舅舅!”

小团子一进门就往江澄身上扑

江澄面无表情地看着衣襟上的几个墨点子

“慌慌张张地,像什么样子。又出什么事了?”

“舅舅!咱们之前种的那棵树开花了!”

没错,魏婴那天看见的就是小金凌

虽说变成了一棵树

不能说话不能动

可本老祖也没闲着

我每天都努力的吸收水分

拼命地向上窜

终于

我长得比金凌高了!

其实

变成树也挺好的

魏婴想

他一年年长高

枝条逐渐粗壮起来

他生出更多叶片

开出更多鲜花

盛夏花开

馥郁醇香

日子也就这么一年年过去

江澄在树下摆了几张石桌椅

每年开花时节

便坐在树下

指导一旁的金凌练剑

当风路过时

便带起片片白嫩的花瓣

香气溢满了整个院子

岁月静好

个屁!

江澄累了

倦了

乏了

他眼睁睁地看着他本就不壮实的身子

一点点的

随着秋日的落叶🍂

变得更加清瘦

数不清是第几次了

屋里的烛火彻夜通明

也不知是第几回

听到他夜半被梦魇惊醒时

不自觉得喊着“魏婴!”

那短短两个字中

包含着爱恨

责备

痴望

留恋

以及满满的思念

莲花坞在那一场大火中尽皆被毁

他孤身一人

还未及冠

纵使在射日之争立了功

要使云梦江氏恢复昔日的繁荣

又谈何容易

魏无羡见到他

总是一身的伤

新的,旧的

甚至还未愈合

他却总是毫不在意的样子

照旧东奔西走

一夜夜的熬

偏偏在外人面前不露出丝毫

他想抚平他紧蹙的眉头

想替他倒上一杯热茶

想告诉他我一直都在

可是

也只有想想

魏无羡啊魏无羡

你好狠的心

你怎舍得

舍得独留他一人在这世上呢?


想通了



挺喜欢魔道天官渣反的
不粉
也不黑秀秀
不大喜欢忘机
不爱吃官配


圈地自萌



直说一句,有些太太节奏带到飞起,怕是专拿别人错误惩罚自己

说真的我就很奇怪,为毛每次出事都有人删文,这年头圈地自萌都不许了吗?

带节奏=强作风声鹤唳:

不绕圈子, @萝卜鸭   @往生云已退圈请勿打扰 


说难听点,但愿话糙理不糙。


MDZS圈近期出的事,反正也都知道了,没真闹出人命,本来就是吃个瓜,结果一刷lofter,澄圈的作者们又在删文。


就很奇怪了,墨香铜臭本人也都还没事;原作发表的晋江也活得好好的;事发地新浪微博,那个忘羡车超话也活得好好的——火会这么快烧到你lofter来?何况lofter上就连PG1的TAG都活得好好的。再退一步,就算有一天真烧到lofter,天塌下来有个高的顶着,锅砸下来有官配顶着,关你曦澄羡澄什么事?你澄一个被开除魔道籍的边缘人物,论流量比得过人家还是论影响比得过人家,还是你们真的写了多下限的车,有吗?墨香铜臭自己番外写的恋童肉,也还没人追究呢,何况lofter上那么多车,轮得到你们吗?


太太的文都很好,也完全理解你们的态度,玉石俱焚也痛快。问题是石头没焚啊,玉却焚得开心到飞起。最终多半石头还是好好的。就看着单方面制造恐慌,并带起一波人亦步亦趋。


每次都这样,作者粉官配粉极端书粉尚未如何,这边先自乱阵脚分崩离析。亲痛仇快对面有得笑掉大牙。


看到多少小透明作者因太太带节奏,怕进局子怕坐牢,就跟着删文了,真是哭笑不得。就算抓人轮得着抓你们吗……哦,打赏可以关了倒是真的。开着灰色地带同人盈利,删车有个毛用。


容我肤浅,单以数字论之。要是没有浩然剑那一闹,江澄tag数早超了蓝忘机。


这次故态重演。本来才多点相关性,却不知又要把节奏带成啥样。我这几个小时是眼看着澄相关文一再减少,tag与首页人心惶惶。人家官配那边都什么影响也没有,安稳静好。不知道的还以为是你澄粉人的肉呢。


概括一句:江澄真惨。



最近的地府不大安生(或许沙雕的小段子)

1、大家好,我叫阿玲,是地府的一名小官吏,主要管理亡魂——帮忙劝架,帮忙跑腿维护亡魂们邻里间的和谐。
2、虽然听起来不咋滴,可我好歹也是个公务员。每天磕嗑瓜子,聊聊家长里短,小日子过的不要太美。当然,如果某位大爷没有一jio闯进来的话。
3、魏无羡这家伙是十五年前到的。他师弟江澄大义灭亲,把他老巢乱葬岗一锅端了。夷陵老祖是和许人也?一支长笛唤来千军万马,即使是死了,也照样无人敢招惹。
4、彼时,这位大爷把jio搭在我的公文桌上,下巴抬的老高:“劳资要回去。”
5、呵笑话我阴间岂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
6、草说好了不打脸的!
7、你终于,在威逼利诱下,我找了生死簿,帮这位大爷翻翻。
8、这位大爷本该化为游魂,飘荡在人间,永不入轮回。可他生前造了太多杀孽,所以要在这地狱呆个十三年。
9、先前我好奇,问过他为何想要回去。他这一生众叛亲离,为至亲所杀。这人间于他,究竟有何值得留恋。
10、我说这话时,他正静静地望着忘川,双眸明明灭灭,不知在想些什么。
11、他刚来,就被以脾气差而闻名地府的虞夫人狠狠地骂了一顿。
12、他和金孔雀那家伙也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闹,日常吸引一群鬼魂吃瓜看戏。
13、最后被江姑娘拖开。
14、传闻忘川是离开人间的魂灵泪水所成,可以看见心中牵挂的人。
15、第十三年的时候,有个叫莫玄羽的凡人,妄图用一张残破的阵法召夷陵老祖回去。
16、当然他失败了。
17、不过魏无羡也因此失去了一魂一魄,那莫玄羽也凭白得了一半的记忆。
18、据说他后来和姑苏蓝忘机成了道侣,魏婴发誓要报复回去,因为他耽误了他回去见他师妹。
19、虽然我不知道这师妹是哪来的,可他每年鬼节都会回去看她,想来应是心上人罢。
20、一晃又是两年,鬼门大开,他便乘着河面上明明灭灭的莲花灯

回去了罢




嗯,瞎写写